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< 欧洲杯夺冠< 行业动态
行业动态
部署国企改革三项行动纲领 ——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改革综合成效
时间:2019-12-24 来源:河南能源化工集团

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(下称“会议”)在国资国企改革方面强调,要加快国资国企改革,推动国有资本优化调整;制订实施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,提升国资国企改革综合成效;发挥国有企业在技术创新中的积极作用,完善科技人才激励机制。

“结构调整、制订落实三年行动计划、科技创新,这可以看做是国企改革的行动纲领。”长江商学院大企业研究中心研究员李锦说。

从改革进程要求看,根据2015年出台的《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》,2020年国企改革要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决定性成果。在此基础之上,今后三年,国企改革再出发。

目前,国资委正抓紧研究制订新的国有企业改革三年行动方案,国资委副主任翁杰明近日强调,将抓紧制订方案,确保重点任务落地。

优化国有资本布局

会议指出,要通过加快国资国企改革来解决、推动国有资本布局优化调整。

“加快国资国企改革,‘加快’是总基调,并第一次将国资国企改革与推动国有资本布局优化调整并列,也就是说,国资国企改革是逻辑起点,而推动国有资本布局优化调整是逻辑终点。”李锦说。此外,国有资本布局优化调整,而不是国有企业,再次沿袭十九届四中全会与“国务院三次深改会”的提法。

李锦认为,会议在定调明年宏观调控政策时,更加侧重结构调整,更加注重政策效率。“布局是主题,优化是目的,调整是手段。其中,有序推进‘僵尸企业’处置,属于优化的内容”。

“而在对明年重点工作的排序上,对于‘量’的要求放在较为靠后的位置,所占篇幅较少;‘坚定不移贯彻新发展理念’被排在首位。”李锦认为,这体现出当前经济所面临的挑战主要还是结构性的问题,需要用调结构的方式去应对解决。

据李锦分析,考虑到今年在描述经济形势时提到了“结构性、体制性、周期性问题相互交织”,并再度重提了“三期叠加”影响,因此明年大规模总量刺激不会出现,而是会更加注重对结构层面的支持。他认为,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调整优化布局结构,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根本要求。

“要聚焦实体经济,做强做精主业,坚决退出不具备竞争优势的非主营业务,推动国有资本更多投向关系国家安全、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,更多投向战略性新兴产业,不断增强国有经济竞争力。”李锦说。

对此,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研究员周丽莎认为,要落实好国有企业改革顶层设计,就要从探索公有制实现的多种形式、推进国有经济的布局优化和结构调整、完善中国特色的现代企业制度等多方面进行发力。

“要管好国有资本的布局投向,推动国有资本更多投入先进制造业、振兴实体经济,更好地支持关键核心技术攻关,推动建立以企业为主体、市场为导向、产学研深度融合的技术创新体系,支持大中小企业和各类主体融通创新。”周丽莎说,要管好国有资本的布局调整,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,有效推进企业战略性重组和专业化整合。同时大力化解过剩产能,加快处置低效无效资产,通过兼并重组、关闭撤销、挂牌转让、破产清算等方式尽快出清,使国有资本用于更需要的领域。

强调企业科技创新能力

会议提出,要制订实施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,提升国资国企改革综合成效。

“落脚点在提升国资国企改革综合成效上,一个是国资改革,一个是国企改革,综合关系落脚于授权经营体制与两类公司。”李锦认为。

那么,如何激活蛰伏的发展潜能?

会议给出的答案是发挥国有企业在技术创新中的积极作用,完善科技人才激励机制。“2020年要深化科技体制改革,加快科技成果转化应用,加快提升企业技术创新能力,发挥国有企业在技术创新中的积极作用,健全鼓励支持基础研究、原始创新的体制机制,完善科技人才发现、培养、激励机制。”李锦说,这一段话很长,远远超过国企改革,表明中央对科技创新的高度重视。“发挥国有企业在技术创新中的积极作用引人注目。因为,中国经济到了由大变强的关键期,最重要的支撑是科技创新。”他说。

事实上,创新驱动不仅是国家战略,也是企业内在的需求。“2020年,是国企技术创新大年。科技人员股权激励、股权分红、员工持股等,都势必是一个重点。”李锦说。

“会议强调了改革落地推动,改革破除发展面临的体制机制障碍,激活蛰伏的发展潜能,让各类市场主体在科技创新的第一线奋勇拼搏。”周丽莎认为,完善科技激励约束,指导支持董事会加强对经理层的精准考核,推进职业经理人制度,推动建立健全劳动、资本、土地、知识、技术、管理、数据等生产要素由市场评价贡献、按贡献决定报酬的机制,统筹运用股权激励、分红激励、员工持股等激励政策,探索运用超额利润分享、虚拟股权、项目跟投等激励方式,激发科技型企业各类人员积极性创造性,促进企业效益效率和国有资本回报的不断提升。

周丽莎还强调,当今的国际市场,已由单个企业竞争转向整个产业链和价值链的竞争,发展国有经济和民营经济形成共赢格局。“国有企业多处于产业链上游,国有大企业发挥产业价值链条的重要带动作用,通过提供平台,整合资源,创新商业模式,促进了产业的快速发展;民营企业为经济发展提供了有效的竞争环境、市场需求和分工协作,通过两者的相互补充发展,拓展了可持续增长的利润空间。”周丽莎说。